亚搏体育平台官方网站-这幅见证之作,周春芽曾遗忘她的踪迹

  这幅见证之作,周春芽曾遗忘她的踪迹

  2010年6月,《1971—2010 周春芽艺术四十周年回顾展》在上海美术馆举行,除了有艺术家标志性的桃花、绿狗、太湖石……还有他创作于1980年代的“藏族系列”。

  本来,这个系列中尤为出名的作品有四幅,分别是《剪羊毛》《春天来了》《藏族新一代》和《若尔盖的春天》。但在那次回顾展中,《春天来了》未见踪影。周春芽也想不起来,这幅画究竟去了哪里。

  直到8年之后,在一次欧洲之旅中,周春芽意外地发现:这幅画作,一直被妥善收藏在好友洛泰·严森家里。

  明日,也就是8月17日,《春天来了》将作为重点拍品,在中国嘉德20世纪及当代艺术夜场拍卖。而有关这幅曾经在艺术家记忆中消失多年的画的故事,也随之浮出水面。

  蓝天与草原

  青春的时光

  创作于1984年的《春天来了》是周春芽“藏族系列”中的重要作品之一,作为周春芽艺术创作的第一个探索系列,“藏族系列”主要涵盖了他在四川美院求学的那段青春时光。

  在校期间,周春芽和同学们外出采风,第一次去到了四川阿坝的红原和若尔盖一带,接触到许多当地的藏族同胞。在这些地方,周春芽和他的同学们看到的画面格外明亮:耀眼的蓝天、青翠的草原,男人女人们的袍子和衣裙也颜色鲜艳。

  色彩对于艺术家的刺激是不言而喻的,周春芽陆续创作了一系列基于此地的作品,但尺幅大的不多,最重要的便是之前提到的那四幅——1980年的《藏族新一代》、1981年的《剪羊毛》、1984年的《春天来了》和1985年的《若尔盖的春天》。

  关于该系列作品在中国当代艺术史中的地位,艺术史学者、知名批评家吕澎曾有过这样的评价:“周春芽一系列关于藏族生活的作品,都表现出了当时的中国艺术家们所认同的一种精神倾向,这种倾向最突出的特点在于,艺术家主动地将自己的艺术或内心需要同一种富于人情味和人道理想的题材结合起来……艺术家们开始有意识地学习和运用各种新的、带主观色彩的描绘对象的方式。”

  三岁的女儿

  画进了画中

  《春天来了》这幅画最初刊登于周春芽出版的第一本个人画集中,当时在画册中的名字是《一家人》,画面上最显眼的主角是一对年轻的夫妻,妻子怀抱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不过,这幅《春天来了》并非单纯取材于一个家庭,而是诸多素材形象的综合,是在很多速写、头像和肖像写生基础上的创作。画面正中的男人威武雄壮,上身显露出结实的肌肉线条。在周春芽看来,他的身上洋溢着一种“彪悍、自由,凛然不可侵犯的感觉”。

  和目光投向远方的男人不同,怀抱小孩的女人,母女俩的目光都直视着画面之外,仿佛与观赏此画的人们对视。她的嘴角似乎微微含着笑意,而那个脸儿圆圆的孩子,眼神里则是儿童特有的懵懂与天真。这些表情与动作合在一起,赋予整个画面蓬勃的生机,与神秘的美感。

  周春芽透露:那女子手中抱着的孩子,实际上是他照着女儿周褐褐的样子画的:“画的时候她才三岁,小时候她看着挺像藏族小孩,我就把她画进去了。”

  事实上,褐褐的名字也来源于当时父亲的创作色调。褐色,是当时周春芽最喜欢的一个颜色。这个与泥土与大地紧密相连的颜色,也在《春天来了》中得到充分发挥,让整个画面呈现出一种明艳却厚重的独特质感:周春芽没有突出强调人物的形体细节和虚实变化,而是通过褐色调的加入增强淳朴粗犷的视觉观感,色块堆叠出如同浮雕一般厚重的肌理。

  作品赠友人

  他却忘记了

  最初认识洛泰·严森的时候,周春芽刚从川美毕业,当时好友严森在四川外国语大学教书。1986年周春芽去德国留学时,严森还当了他去留学的财经担保人。

  此后两人交集并不多,但也没有失去联系。周春芽念旧,当年帮助过他的人,他从来都不会忘记,并一直保持联系。2011年4月,他去旧金山参加“溪山清远”艺术展时,也特意抽空去寻访了1998年曾邀请他和刘晓东等人去旧金山举办展览的LIMN画廊,并邀请画廊老板来参加开幕式。

  但他却忘记了自己曾将这幅《春天来了》赠予严森的事情。只记得他当年卖了些这类题材的画,而且卖得都很便宜,“我们那时都不知道画还可以卖钱。”周春芽回忆说。

  直到2018年,周春芽带着家人去欧洲旅行,试着联系了严森,后者热情地邀请他去自己卢森堡的家中作客。严森打开电脑,说要给周春芽看一张画。周春芽很惊讶:“原来这幅画在你这儿啊!”

  回忆重新浮现,接踵而来,他记起了当年在严森回国前,自己确实将画赠与这位帮助过自己的外国朋友。考虑到艺术作品出关时可能受到询问,周春芽还贴心地在画的背面写下留言:“送给洛泰·严森先生——周春芽”,落款时间是1985年。

  从此一别30多年,低调的严森将此画收藏在家中,从未将其送去参展或拍卖,渐渐地,这幅画的创作者也忘记了它在哪里。

  说服收藏家

  画作迎首拍

  如今严森已年过七旬,他不常上网,自己当年帮助过的年轻人如今已成了艺术大腕,都还是他儿子在网上看到后告诉他的。严森为此提前写好了遗嘱,要求子女不得轻易卖掉这些宝贵的艺术作品。

  红星新闻记者也联系到了中国嘉德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的总经理李艳锋,试图了解他们究竟是如何说服了这位藏家,将该作品首次拿出来送拍。对方表示,这样的机会可遇不得求,其他则不愿过多透露。据悉,这幅作品目前给出的估价区间是1500万-2500万元。

  周春芽则吐露了一些个人心声:作品留在海外私人藏家手上,在公众展示方面会较有局限,国内的观众们更是难有机会亲眼目睹。“我希望这幅重要作品能回到中国。”

  在他心目中,这幅画见证了一段值得纪念的历史,“也是中国当代艺术非常重要的历史。”《春天来了》从一个独特的角度,反映了这场转型带来的影响,无论是对于当时风华正茂的艺术家本人,还是当时的社会,那都是一个伟大的春天。

  红星新闻记者 乔雪阳

【编辑:卞立群】